圣诞假期暴徒连续3天搞事香港警方拘捕超200人

中新网12月27日电 据香港《大公报》报道,圣诞假期期间,乱港暴徒连续3天到各区搞事。12月26日,暴徒到各区多个商场游走叫口号,阻挠商户营业和市民、游客用餐及购物,不少店铺要提早关门。更有暴徒向警车投掷石头,并向警察泼撒不明液体。圣诞假期3日,警方拘捕超过200人。

圣诞节翌日,暴徒首先在大埔超级城开始搞事。26日下午1时许,大批戴上口罩的黑衣暴徒在商场内聚集,其后组队在商场内游走,并在个别商铺门口高喊“落闸”,他们又到被指是“蓝店”的餐厅外叫嚣,并进入餐厅,将餐桌上的餐具、调味包及牙签倒出来。位于大埔超级城中庭的圣诞美食市集商户决定终止营业。

穿着不透气的防护服,戴上紧绷的手套、口罩、护目镜,一个班奔走下来,全身湿透……凌晨2时,驰援黄冈的湖南医疗队株洲救援队队长刘毅脱下穿了8个小时的防护服,额头上由于被帽子、护目镜长时间压着已破皮,渗出了血。“几天来,我们一直奔忙于黄冈惠民医院、南湖隔离点、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之间,和黄冈市中心医院的医护人员,昼夜不停转运患者。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冲锋陷阵是我的天职,无所畏惧是我的使命。”刘毅告诉记者,为了能更好地穿戴防护措施,医疗队员无论男女,都剪短了头发,“姑娘们用手抓起来齐根剪,男同志就尽量短一点。”因为剪刀不锋利,剪发时手都磨出了水泡。

2020年2月,首席运营官施振康离职

其后多名便衣警和防暴警到场,制服最少5人,期间有暴徒从高处向警察倒下蓝色水,有市民被溅中。夜晚大埔超级城再有暴徒聚集,有2人向警车投掷石头,防暴警追捕聚集在太和路的暴徒,最少2名男子被带走。

2020年1月,人力资源高级副总裁王贺离职

1月21日,湖南首位前往武汉支援的专家从长沙出发——他是中南大学湘雅医院感染控制中心主任医师吴安华。“一张火车票,牵动朋友心,衷心感谢各位朋友和朋友的朋友的关心、鼓励、嘱托、希望与祝福。不辱使命,众志成城,救死扶伤,保护医护人员,保护病人是我们的天职,胜利一定是属于我们的!”疫情笼罩下的武汉,瞬间成了人们避之不及的地方。年近六旬的吴安华,在全国对当地病情尚不明确的情况下,毅然前往武汉支援。奔驰的列车上,吴安华在微信朋友圈里写下这段话,既是他的心声,也代表了其他一线医护人员的誓言。吴安华参与过救治SARS病人,参与过抗击禽流感,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处置有丰富经验。到武汉后,他与其他专家一起讨论制定医疗机构内预防与控制技术指南,往返武汉各地,到当地医院隔离重症监护病房、隔离病房和发热门诊指导感染防控工作和医生个人防护工作。“一生所学,报效国家,是医生的责任。希望通过我们的工作,为战斗在一线的医护人员建起一道安全的防护墙。”吴安华说。

央行营业管理部此前召开2020年工作会议强调,要落实稳健的货币政策,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深入推进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建立健全金融支持实体经济长效机制;要探索建立区域宏观审慎管理协调机制,深入推进外汇管理体制改革,稳步推进人民币跨境使用。

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在这场战“疫”中,湖南省卫生健康系统一名名医护人员挺身而出,自发取消休假,放弃与家人团聚的机会,打起背包,驰援湖北。他们向着战场“逆行”,在危险的地方坚守!

湖南第二批援鄂医疗队护理组副组长张淑珍在日记中写道:从2月1日起,医疗队正式接收病人后,每天实行4班倒,4小时工作制。虽然环境陌生,收治的都是确诊病人,又是隔离区域,但我们一点都不害怕,在这里我们只以病人为中心,以他们的康复为首要任务。每天穿着防护服很重很沉很闷热,但是看到自己管护的病人情况好转,我的心里暖暖的……

在旺角,有商户无奈地表示,暴力冲突令市民无心情消费,以往生意最旺的是圣诞档期,但今年生意额按年跌一大半。亦有市民说,出门最担心遇上暴徒搞事,希望天下太平,大家可以安心度过新年假期。

1月26日,在接到国家卫生健康委支援湖北的任务后,中南大学湘雅医院迅速向重症医学科发出征集通知,30分钟已有21名医护人员志愿请命。3小时内,医院迅速组建由5位重症护理专家组成的国家医疗队赶往湖北,承担疫区重症危急患者的救治任务。5名临床经验丰富的护理专家中,有4人不是共产党员。临行前,4人郑重写下《入党申请书》:“我们跟着共产党员上抗疫前线,要像共产党员一样去战斗!”

1月27日,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一支由5名血液净化护士组成的国家医疗队再度启程,奔赴前线。

驰援湖北,吴安华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2019年10月,首席法务官伍小翠离职

2月1日,中南大学湘雅医院、湘雅二医院、湘雅三医院接到紧急通知后,迅速组建援鄂抗疫医疗队,分别由三所医院院长带队,随时待命,驰援武汉。

今年春节,一场关系到每一位市民生命健康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阻击战正在全国打响。

1月25日,农历正月初一晚,湖南援鄂第一批137人医疗队登上前往湖北黄冈的列车,“我们深知这场战役的艰巨性,我们深知肩负的使命和责任!我们是医者,治病救人责无旁贷,我们是战士,在疫情面前,我们理应站在最前沿。”“如果党和人民有需要,我们愿意随时奔赴人民需要的地方,随时听从组织安排,履行一名医务工作者的神圣使命!”……来自株洲、衡阳两地三级医院的医护人员匆匆告别家人,踏上了“逆行”的征程,有的医护人员刚从救治一线下来,还来不及和亲人道别。

1月28日晚,湖南再次派出137名医护人员驰援湖北黄冈,所有医护人员仅用了1天半的时间就集结完毕。

2019年11月,市场营销副总裁张伽豪离职

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病毒的威胁,敢于正视未知的风险。“我们在金银潭医院面临的是全院最危重的病人,ICU里的工作,既是技术活,也是体力活,工作强度大不说,心理压力更大。但我不会退缩,因为我的身上永远肩负着敢于担当、救死扶伤的使命和责任。”2月5日凌晨4点半,湘雅医院国家医疗队队员殷俊交班走出隔离区,写下了驰援武汉第十天的“战地日记”。

2020年1月,技术高级副总裁张宏志离职

“与时间赛跑,与死神赛跑,一路向北,战‘疫’中我们都是勇猛的战士。目前,我省援鄂医疗队队员们精神状态饱满,大家全心全意投入到了救治工作中。”湖南援鄂医疗队(第一批)领队高纪平在电话里告诉记者,第一批援鄂医疗队先后已经支援了5家医院,已转战黄冈版“小汤山医院”——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负责一层楼(两个病区),120床规模。“党支部的战斗堡垒作用和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也正在充分发挥。第一批医疗队临时党委成立以来,已收到53份入党申请书,其中22份来自年轻的‘90后’队员。”

东北证券研报认为,春节前公开市场操作或偏宽松,目前投放力度不算大,考虑降准后,税期和月底的峰值缺口有可能到达到3万亿,需要操作MLF等来应对。资金节奏上看,1月可能还会维持2019年11-12月的宽松资金面,且税期影响可能不大。(中新经纬APP)

26日下午,旺角MOKO新世纪广场内亦有暴徒聚集捣乱。他们高叫口号四处游走,又到商场内多个店铺搞事。到了晚上,朗豪坊再有暴徒聚集,捣乱美心集团旗下咖啡店及餐厅。有便衣警察在餐厅外制服1人,防暴警察之后亦赶到,驱赶集结的人。

2020年1月,运营副总裁韩锋离职

此外,界面新闻还独家获悉,OYO中国的高管已经大规模离职,7名早期参与创建OYO中国团队的VP/SVP已离职五位。后期加入的CXO中,也先后有三人离职。

“越是艰难越向前,是共产党人的本色。作为感染病学党支部书记,吴安华教授此举起到的示范引领作用,最能鼓舞士气、激励他人。”湘雅医院党委书记张欣说,此后几天,医院党委陆续收到各类请战书:1月25日,医院第一党总支肾内科党支部提交了一份支部全体24名党员的签名和按手印的请战书;1月26日,第八党总支急诊科党支部“80后”急诊医师宋延民带着行李箱到科室递交了“不计报酬、不论生死”的请战书……

2月4日早8点,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由42人组成的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从长沙出发,奔赴武汉疫情阻击战的一线。

据了解,2020年1月,OYO员工总数下降到了7500人;2月,员工数量继续下滑到5800人;3月,员工数量则仅为2700多人。

在铜锣湾时代广场和崇光百货、尖沙咀海港城和港威商场及屯门V city等多个商场,亦有暴徒搞事,其中警方于V city商场拘捕4人。

2020年2月,财务副总裁罗珊珊离职

2019年7月,政府事务总裁付小明离职

对于快速减员,OYO方面3月11日回应称:公司在进行区域管理架构优化和精编,及对相应地区的业务职能和编制进行适当调整。“调整势必涉及到组织效能提高,和一定规模的人员优化。具体涉及人数将在未来一两周更清晰。”

中国证券报13日刊文称,2012年来,我国货币和信贷增长维持平稳态势。但从趋势上看,受风险防控、资本金约束、准备金限制等多项因素的综合影响,金融机构的后续正常增长能力也受到限制,并集中表现在新增信贷和社融增长的偏缓慢(与往年相比)。展望2020年,降准降息仍是未来6-12月内政策选项,年内降息仍是大概率事件。

疫情面前我们都是战士

经过对OYO高管离职情况进行调查梳理,界面新闻统计出下列名单:

湖南援鄂医疗队医护人员在抗疫一线救治患者。 (资料照片)

“心系他人的安危,扛起自己的责任”的使命感召唤着“白衣战士”们一次次挺身请战、无怨无悔。连日来,湖南各级医疗机构无数医护人员递上“请战书”,主动请缨、积极要求参加武汉疫情防控和医疗救治工作。

江海证券研报分析,为对冲节前资金缺口,央行将在下周开展普惠金融定向降准考核,预计净释放长期资金4500-5500亿元。由于此前的降准已经暗含LPR下调5bp,且近期经济出现企稳迹象,MLF降息概率不大。

星星微茫,汇聚成光。一封封简短的“战地日记”、一次次勇敢的“逆向而行”、一个个温暖的“白衣背影”……如同一道道希望之光,点燃了战胜疫情的信心和力量。

一张火车票与一份份请战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