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效力过的6支球队全“死”了但谁该为此买单

赵一博加入华南虎时的官宣海报。

并被批准作为志愿者进入武汉

一次次的解散、离队、加盟,热爱的足球带给赵一博这些赛场以外的附加,让他感到无奈,“最起码你得让球员安心踢球吧,你不能让一个运动员边踢球还得边学法律吧?我感觉规则应该更完善一些。”

就像赵一博感慨的那样:“我就想在一个队踢,那多稳定啊,踢得多舒服啊!那它老解散,你说你赖我?”(完)

可能过几天就不一定吃得到了

“现在黄了多少俱乐部了?老板想干就干,不想干了就撤资、就解散,队员就开始四处打官司。”

不愿意公开名字的“雨衣妹妹”

2005年,赵一博效力于安徽九方,2011年安徽九方被天津润宇隆收购,同年,天津润宇隆被转让给沈阳沈北。2013年底,沈阳沈北被沈阳中泽收购,2015年初,沈阳中泽解散。

华南虎拜年视频截图。

金元足球带来的不仅仅是关注度,看不见的风险最终成为将球队推下悬崖的凶手。大把的金钱涌入联赛,抬高了球队的运营成本,却没让球队学会如何赚钱。以规范俱乐部管理、保护球员为初衷的工资确认表,成为压死这些俱乐部的最后一根稻草。

在他看来,虽然欠薪的事自己占理,但也只能好好沟通,才有可能把钱要回来。

却因疫情无法正常运转

免费为武汉的医护人员送餐

但赵一博对这个说法提出了质疑:“球队之前是给补了半个月工资,但是那400万应该不是全补给球员了,补了一部分。还差队员半年的工资,还有几场的奖金,还有些队员的绩效也没发。”

开着自己的车到各家医院送餐

未料庚子年刚刚来到,华南虎俱乐部突如其来的变故,不仅让中国足球在这个冬天再添一抹寒意,也让赵一博又不得不踏上职业生涯下一站的旅途,而这已经是他第六次被迫改换门庭了。

或许如果不是华南虎的解散引人关注,赵一博的“神奇”经历也不会被媒体发现。而除了在立春那天被宣布“突然死亡”的9家俱乐部之外,中国足坛的老牌队伍辽足目前也是“生死未卜”。

每天免费为武汉医护人员送400-600份盒饭

这不是他第一次遭遇欠薪,在加入华南虎之前,他在大连超越踢了四年球,大连欠了他一年半左右的工资,比现在被华南虎欠的还要多。

在去年同一时期,因为相同原因而告别中国足坛的球队仅有3支。按照足协的计划,中甲联赛今年将从16队扩张至18队,但这个冬天发生的一切,很有可能让这个计划的前景蒙上阴影。

中国足坛人来人往,过去的历史中,像赵一博这样“倒霉”的故事究竟还有多少呢?被大众谈论甚至讽刺的,恐怕不应该是这些球员们,他们渴望也不过是一份安定的工作。

有媒体报道,在华南虎宣布解散后,梅县区政府的400万奖金终于到账了,俱乐部投资人决定把这笔奖金发给所有球员和教练,这笔钱可以偿还全队半个月的工资。

12日,湖北省卫健委官网,除公布疑似病例、确诊病例,首次公布新冠肺炎临床诊断病例具体数字。湖北以外其他省份仍然分为“疑似病例”和“确诊病例”两类,湖北省增加“临床诊断”分类。湖北省“疑似病例”标准放宽:只要符合“发热和/或呼吸道症状”、“发病早期白细胞总数正常或降低,或淋巴细胞计数减少”这两条临床表现,便可考虑为疑似病例。疑似病例只要具有肺炎影像学特征者,为临床诊断病例。

大连超越2018年发布赵一博生日海报。

家庭的组建,让赵一博更有了一直在大连踢下去的念头。2017年10月28日,赵一博在个人微博上说:“连续两年都在保级边缘游走的我们应该更清楚的认清一切,希望我们明年换个活法吧”。2018赛季,他担任大连超越的队长。“如果在大连一直踢下去也挺好,但没想到中国足球这东西太动荡了吧。”

“谁都是为了养家糊口,也都有父母,也都有孩子。”“宣布解散了、老板不投了,也能理解,但至少得有个说法。”

如今,赵一博也在积极寻找下家,但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很多球队都没有集中,暂时还不能确定下一站是哪里。他的家还在大连,只能在家附近找空旷马路跑一跑,保持状态。“我现在也不小了,并且确实挺喜欢这个职业的,我就想找个队能踢就一直踢呗。”

但被媒体形容为“退出哥”、“倒霉蛋”,他觉得有一些不公平。“怎么就我一个人就能把这些俱乐部经济都带垮了呗?你要说我在哪个队,老板、球迷都不满意,那我可能是个捣蛋鬼或者倒霉蛋。(但实际上)我去哪个队都能踢上主力,在哪个队口碑都不错。”

就号召自己盒饭公司全国所有门店

本赛季华南虎为赵一博和队友庆祝职业生涯出场200场。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2月23日电(王昊)近日,中甲俱乐部广东华南虎宣布解散,而球员赵一博也因自己效力过的6家俱乐部全部“死亡”而成为热点人物。网友说他是“倒霉蛋”,也有媒体称其为“退出哥”。但当俱乐部难以为继、欠薪事件频繁发生,谁又该为此买单?

被医护人员们称为“雨衣妹妹”

2月4日,立春这一天,中国足协发布了一份对中甲、中乙和中冠联赛球队提交的工资奖金确认表进行公示的通知,共有9支球队未能按时提交确认表,其中包括中甲球队广东华南虎。

昔日中国足球十冠王“辽足”境遇尚且如此,影响力和关注度更逊一筹的小球队自然更加举步维艰。找不到盈利点,球队投入不菲,只能依靠老板的投资,与企业发展捆绑的生存方式,无异于“悬崖走钢丝”。

不过大连队的老板承认这笔钱,也会想办法还钱。“那个老板有钱的时候都会给我们补一些,最少的时候补过5千,也补过几万。”但有态度不代表有能力,目前“零头都没还清。”

前两天和父亲说到自己回家就是英雄了

不过在此之前,赵一博还有一件烦心事无时无刻不困扰着他,那就是被华南虎俱乐部所拖欠的薪水还迟迟未能到账。

赵一博(左一)和队友们拜年视频截图。

她和同事在回去的路上哭了一路

“黄”这个词在东北话里是倒闭的意思,赵一博说话带着明显的东北口音。他是辽宁人,加入大连超越后,把家安在了大连,而效力于大连期间,他还完成了人生大事——结婚。

武汉许多医护人员吃不上热饭

因为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目前他和俱乐部的人员没办法面对面沟通,也没有一个“能管事的”出来表态如何善后,“解散就解散了”。他说:“在我们队集体的群里面,都很少有俱乐部员工发声的。”

队员们找了律师进行咨询,“正常足协应该管这事,但是俱乐部解散的话,足协对俱乐部就没什么限制了。如果要走民事官司,法院那边也管不了,因为现在很多俱乐部注册的都是有限责任公司。”赵一博说。

她给医护人员做了两种口味的饭菜

免费为抗疫医护人员提供盒饭

据了解,在春节之前,华南虎的欠薪问题已经非常严重。队员们找到俱乐部的财务人员帮每个人算了一下总数,赵一博被欠的钱超过了一百万,而有些队员比他还多。在宣布解散之前,俱乐部给球员们打过欠条,但赵一博看来,“没啥用”。

赵一博2015年加入大连超越,2019年初转投广东华南虎。2019年初大连超越解散,2020年初广东华南虎解散。他效力过的球队,确实都已经在中国足坛销声匿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