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着胜利关键的抉择——重走花界读懂“通道转兵”

新华社长沙2月5日电 题:向着胜利,关键的抉择——重走花界读懂“通道转兵”

新华社记者刘紫凌 袁汝婷 周勉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援引亚洲地缘政治学者诺恩的观点表示,某些西方媒体出于政治目的故意散布恐慌,夸大其词。可以多观察世卫组织的说法——中国正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应对这场疫情,为世界树立了应对疫情的新标杆。“比疫情更危险的,是恐惧和仇恨,这才是我们面临的‘病毒’”。

“中国的疫情对美国没有好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保罗·克鲁格曼在《纽约时报》发表文章说,罗斯显然不明白,现代制造业不再是不同国家工业部门间的“直接竞争”,如今大量进口商品都是“中间产品”。在一个全球价值链世界里,任何干扰进口的东西,无论是关税还是病毒,都会增加生产成本。《纽约时报》则谴责罗斯的言论是“对一个处于危机中国家的麻木不仁”。

当晚19点30分,中革军委根据会议决定发出“万万火急”转兵电令,中央红军由此改变行军路线,转向贵州。

“美国政府的过激做法,实际上加剧了美国国内和国际社会的恐慌,不利于国际社会团结,与科学抗击疫情的目标背道而驰。”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陈东晓向本报记者指出。

“疫情是我们共同的挑战”

郑湘说,“通道转兵”是长征史上一次不可磨灭的历史抉择,“它于万分危急关头,挽救了红军,挽救了党。”

经过扎实调研,罗平带领工作队,将红色旅游作为重点产业。

“‘通道转兵’的精神有16个字:实事求是、敢于斗争、独立自主、勇于担当。”纪念馆里,郑湘向参观者讲述,“不忘来路,方能致远。”在郑湘看来,这是当地老百姓努力守护花界的原因,也是更多人前来聆听转兵故事和重走花界的初心。

湖南省通道转兵纪念馆里,陈列着这份“万万火急”转兵电令的复印件。纪念馆宣教部部长、讲解员粟秋梅介绍,这是红军长征以来第一份以中革军委的名义发布的“万万火急”电令,足见其重要性。

路修好了,花界上渐渐不再有村民行走,但“守护花界”却成了村民们的默契——

“过激反应不科学也无益”

在外打拼多年的建德小伙子吴斌,一直从事文化传媒工作。2020年受疫情影响“留守”农村老家的日子,让他看到了乡村“网红经济”的广阔前景。

令村里人没有想到的是,有一天花界会成为一条“富民路”。

美国《赫芬顿邮报》呼吁美国公众不要相信科顿的话,称其在“散布虚假消息和恐慌情绪”。该报还不无讽刺地指出,“科顿的言论没有医学专业根据,倒是与他反中国的一贯立场相一致。他对中国的批判走入极端,变成了对中国政府毫无依据的指控”。

首届建德市青年科技奖、优秀农业实用技术专家、百名农村科技带头人……在吴璀福的书柜上,荣誉证书越来越多。“在田间地头的一点小发现小研究能够惠及果农,才是让我最欣慰的。”吴璀福说。

随着乡村振兴不断深入,在产业基础上育才,在产业发展中引才,在产业扶持上重才,成为乡土人才队伍建设的“三步曲”,活跃在基层一线的“田秀才”“土专家”的才能不断大放异彩。

经过激烈争论,毛泽东的主张得到了与会大多数人的赞同和支持。

在政府政策支持下,他创办了大鱼文化创意有限公司,并免费入驻航头镇青年农创客基地,成为建德首家自营网红孵化直播平台。

这里从未发生过山火,也没有人乱砍滥伐,村民们怀着同样的敬畏,“因为花界是红军走过的路。”

其次,“中国展现了惊人的集体行动力和合作精神”。艾尔沃德看到,“每一个人都被动员和组织起来,就像是在跟病毒打一场战争”,他们肩负起了阻止病毒蔓延的共同责任。

许多年后,人们在回忆和书写长征时,把它称作“伟大转折的开端”。

距离湖南省通道侗族自治县县溪镇不远,有一条不起眼的山路,长约5.5公里,名叫花界。

1934年12月12日那场“了不起的会”,生死攸关。

建德市委人才办负责人表示,建德市正努力为乡土人才搭建各类施展才华、建功立业的舞台,目的就是要让乡土人才更“香”,让他们带着深情去服务当地的发展,助力乡村振兴。

征途漫漫,每当遇到荆棘障碍、坎坷曲折,共产党人坚持实事求是,敢于斗争,行进在正确的道路上。

与此同时,个别西方媒体以“黄色警报”“中国病毒”等为题大做文章,少数国家和地区还出现了针对华人乃至亚裔群体的种族歧视现象。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感叹:“带来伤害的并非只是疾病。”德国《法兰克福汇报》呼吁,现在并非是“中国与世界的抗争”,而是“人类与冠状病毒的抗争”。

“信息分享透明高效,防控机制坚决有力,积极推动国际合作共同应对——中国在疫情防控中为国际公共卫生事业作出巨大贡献。”陈东晓指出,某些西方政客的极端言论不仅缺乏经济全球化的常识,也是对中国抗击疫情能力及社会韧性的误判,更反映了他们惯有的“零和博弈”思维及“落井下石”的阴暗心理。

路通了,日子也好起来了。为了帮助建档立卡户吴泽文发展产业,对口帮扶的干部一个月上门三四趟。“我看到他就安心,可能就像当年爷爷看到红军一样。”吴泽文说。

乡土人才是乡村振兴的主力军,让乡土人才“破土飘香”才能真正让乡村充满活力。围绕乡土人才队伍建设,建德市坚持人才向基层一线集聚、政策向乡土人才倾斜,吸引和培育了一批优秀的乡土人才。今年32岁的吴斌,就是其中一位青年代表。

“村里的脱贫攻坚,也要发挥‘通道转兵’精神。”扶贫工作队队长罗平想,“首当其冲就是四个字:实事求是。”换言之,就是要充分考虑村里实际情况,因地制宜谋发展。

美国《华盛顿邮报》刊登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彭博公共卫生学院卫生安全中心流行病学家詹妮弗·诺佐的文章称,中国是关键药品和个人防护装备的重要生产国,在应对疫情的过程中与中国保持积极接触,才是理性做法。

20世纪七八十年代,吴泽文曾挑着粮食、穿着草鞋,跋涉在花界这条“红军路”上,有时一天来回好几趟。山路陡峭,雨雪天更是难走,疲惫的吴泽文摔过许多跤,忆起爷爷所说“花界是红军转兵走过的路”,他更加体会了什么是“吃得苦”。

1月30日,世界卫生组织声明不建议其他国家对中国采取旅行或贸易禁令。次日,美国即宣布最严厉的赴华旅行禁令,过去14天内到过中国的外国人都被禁止入境。澳大利亚紧随美国,宣布对近日内曾到过中国的非本国公民关闭边界。不仅如此,在美国国土安全部官员认为疫情“对美国公众的总体风险尚低”的情况下,美国还第一个从武汉撤出领馆人员,第一个提出撤出其使馆部分人员,第一个宣布对中国公民入境采取全面限制措施。对此,美国国内学者普遍以“过度反应”“过激反应”定义这一举动。

尽管红军长征在通道境内只有短短9天,军爱民、民拥军的动人故事,却在当地老百姓中广泛流传。

距纪念馆不远,是兵书阁村的村部。院子里挂着醒目的横幅,写着:“巩固和提升脱贫成果,强力推进脱贫攻坚与乡村振兴有效衔接。”

刘伯承《回顾长征》文献资料记载:部队在12月占领湖南西南边境之通道城后,立即向贵州前进,一举攻克了黎平。当时,如果不是毛主席坚决主张改变方针,所剩三万多红军的前途只有毁灭。

当前,中国正全力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国际社会纷纷力挺中国。然而就在中国抗击疫情的关键时刻,美国和西方的某些政客及媒体对疫情作出过激反应,不断制造和散布恐慌,甚至抛出极端言论,引发国际舆论的广泛批评。

“那太好了。脱了贫,乡村振兴就是我们的‘新长征’,我们一起用‘通道转兵’精神,把这条路越走越红火!”罗平笑着说。

12月10日,中央红军攻下通道县城(如今的通道县县溪镇);12日,中共中央负责人在通道召开紧急会议,史称“通道会议”。

冬日暖阳下,罗平和吴泽文等人坐在院子里聊新春计划。吴泽文说,来年他打算改造、承包十几亩鱼塘,“再多找(挣)点钱,继续把日子过好。”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王勇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指出,作为一个医疗水平高、防疫能力强的发达国家,美国率先对中国疫情作出过激反应,采取过度应对措施,与世卫组织的建议相违背,这是“美国优先”政策理念的又一体现。

“我们需要事实,不需要恐慌;我们需要科学,不需要谎言;我们需要团结,不需要污名。”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说出了国际社会的共同心声。

为了让吴璀福安心研究,政府部门还邀请美国专家到基地做技术交流,积极帮助他与国内科研院所对接合作,协助申报并完成多个项目,包括“薄壳山核桃优质良种杂交配置技术引进”“薄壳山核桃新品种推广与示范”等国家和省级项目。

2020年5月20日,兵书阁红色文化体验园正式开园,辐射到5个曾经的贫困村,带来可观收益。重走花界,成为其中重要的红色旅游体验项目。

陈东晓表示,国际社会要践行“同舟共济”的理念,抛弃“零和博弈”的思维;培养民众科学认知、应对疫情,清除谣言滋生和蔓延的土壤;强化国际卫生合作机制及能力建设,尤其对公共卫生防控能力较弱的国家,要加强对其在资金、人力和经验等方面的支持。

纪念馆馆长、副研究馆员郑湘介绍,“通道会议”第一次否定了博古、李德顽固坚持的、使中央红军遭受巨大损失的战略方针;中央大多数领导人赞同、支持和拥护毛泽东的正确主张,从而为遵义会议成功召开和毛泽东进入中央实际核心领导地位奠定了基础。

“爷爷说红军长征路过村庄,村民给他们吃东西,他们会悄悄把钱留在灶台上;借住了村里的屋子,也留下住宿费。”吴泽文说爷爷提起红军时经常满含敬佩,“红军吃得苦,不占百姓便宜,最得人心。”这是吴泽文自幼便听过的话。

花界,从此有了特别的意义。

福克斯新闻援引学者观点指出,要防止疫情扩散,除加强监控、普及疫情和防护知识以外,最重要是配合中国政府并加强与其他相关国家和机构之间的沟通合作,投入更多资源和中国一起对疫情进行研究,加强公共卫生基础设施建设,这才是其他国家避免感染入侵的最好方式。

美国《芝加哥论坛报》刊文称,疫情当前,歧视、偏激言论数量激增。但疫情不能成为产生排外情绪的借口,危机不能泯灭人性。正如美国免疫和呼吸系统疾病中心主任南希·梅索尼耶所言:“不要让恐慌支配你的行动。不要因族裔来推定一个人是否感染了病毒。”

巴西总统博索纳罗在社交平台上声援中国抗击疫情的努力,称“疫情是我们共同的挑战,在这场战斗中巴西与中国团结一致”。据韩联社报道,韩国总统文在寅表示,韩中互为友好邻邦,中国的困难就是我们的困难,韩国将不遗余力地提供支援和配合,与中国携手抗击疫情,共克时艰,推动两国关系进一步发展。

崎岖狭窄的花界,原汁原味地保留了当年红军走时的样子。大半年来,两万余人来这里旅游,其中许多人走上花界,寻访长征足迹,接受红色教育。

艾尔沃德说,中国有关疫情的科研成果被快速推广应用,比如多次更新诊疗方案。就在联合专家组展开工作时,中国发布了第六版新冠肺炎诊疗方案。在专家组实地考察时,所有接触到的医护人员都表示已经在使用最新版诊疗方案。

王勇指出,在全球化时代,如何应对传染病等公共卫生危机,考验着国际社会的合作机制和能力。中国提出共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为应对全球性挑战提供了建设性方案。而“某国优先”“以邻为壑”的政策只会给世界带来灾难,导致人类社会的退化。

参会者共七人:博古、李德、周恩来、张闻天、王稼祥、朱德、毛泽东,他们激烈地争论:红军该向何处去?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近日发布的《中国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进展与前景》评估报告建议,面对疫情,国际社会为维护共同安全应采取三大联合行动:优化现有疫情信息公开机制、加强国际卫生防疫经验交流、反对歧视疫区和疫区人民。

艾尔沃德说,首先,中国针对不同地区采取“差异化”的防控措施。具体来说,就是针对武汉以及湖北省外的地方采取不同等级的防控措施,对于没有病例、零星病例、聚集性病例、有社区传播现象的地区,实施差异化的应对措施。

无论时空如何变换,“在危机中育先机,于变局中开新局”的智慧与担当,始终是一个百岁大党行稳致远的生命力所在。

美国《洛杉矶时报》发表布朗大学人类学助理教授凯瑟琳·梅森的评论文章指出,“目前一些国家禁止旅行或贸易的做法,是对疫情作出的过激反应。过度应对措施无法遏制疫情的扩散,还将给全球经济造成巨大损失。”

“美国对华采取限制措施恰恰是世卫组织反对的事情。我们正从过度自信滑向恐慌和过度反应。”美国乔治城大学全球健康法专家劳伦斯·戈斯廷对美媒BuzzFeed表示。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紧急救护研究办公室主任杰里米·布朗提醒美国公众,“反应过度的坏处可能跟反应不足一样大”。

1934年11月下旬至12月上旬的湘江战役中,中央红军损失惨重,由出发时的8.6万人锐减至3万余人;当时,蒋介石调集了近20万精锐部队,在红军北上湘西的路上张网以待,等着红军“自投罗网”。

58岁的县溪镇兵书阁村农民吴泽文,在这条路上听着红军的故事长大。爷爷告诉他,在离家不远的地方,开过一场“了不起的会”,那场会议最终改变了中央红军的行进路线,于危难之际开辟了生机。

“我不是每天拿着锄头下地的庄稼人,但我每天的工作与‘农’是分不开的。我愿意成为一名‘新农人’,在广阔田野里挥洒汗水。”吴斌如是说。

关于路的困窘,经过多年修整,如今,村里不仅通了宽阔的水泥路,通组公路和入户道路也全部硬化,小汽车现在可以从城里一直开到家门口。

1934年底,许多红军战士接到一份“万万火急”转兵电令,走过花界,走上通往胜利的道路。

花界,当年是生机之路,如今是小康之路,也永远是初心之路。

据美国《纽约时报》报道,1月30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访英期间再次提及“中国威胁论”,抛出“担心中国的制度”“共产党是核心威胁”等言论。同日,美国商务部长罗斯在接受福克斯电视台专访时称,中国的疫情“有助于制造业回流美国”。此前,美国参议员科顿甚至呼吁白宫“禁飞一切来往中国的民航班机”。这些不合时宜的杂音,引发美国国内及国际舆论的严厉驳斥。

艾尔沃德还认为,中国防控措施的一大特点是科技驱动。比如,中国通过管理海量数据,尽力寻找每一例病例、所有与确诊病例密切接触者等。

地处深山的兵书阁村曾是深度贫困村。数十年来,花界是村里唯一一条通往外界的路。

德国联邦经济发展与对外贸易协会主席米夏埃尔·舒曼表示,正是中国人民承受着最沉重的负担,正是中国作出的牺牲和承诺,才避免了疫情在全球以更快的速度传播。他们应当获得我们的尊重和支持。

通道会议上,博古、李德坚持要红军按原定的战略方针,立即北上湘西与红二、六军团会合。毛泽东却坚持反对博古、李德的意见。他根据敌情变化,实事求是,据理力争,提出红军应当避实就虚,西进贵州,在川黔边创建新根据地。

李德的翻译伍修权曾写诗:“铁壁合围难突破,暮色苍茫别红都。强渡湘江血如注,三军今日奔何处?”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近日呼吁,国际社会应团结一致,对中国及其他可能受到疫情影响的国家表达强烈支持,避免无辜人群和疫情受害者被污名化。

美国公共卫生协会执行理事乔治·本杰明直言不讳地指出,从实际风险讲,枪支滥用、美国本土麻疹疫情,这两个任何一个都比新型冠状病毒更危险。

“疫情不能成为排外借口”

一场看似普通的农产品“直播带货”,短短数小时,直播观看量就高达1500万人次,评论上万条。助农销售,促农增收,吴斌越干越起劲。

“抗击疫情是当前国际社会的共同任务和挑战。中国在抗击疫情的最前沿,采取了高强度措施,为此承担了巨大的经济和社会牺牲,目的是为了防止疫情向他国蔓延的可能。国际社会高度肯定中国政府的举措,并积极向中方伸出援手,体现了共克时艰的人道主义精神。”陈东晓说。

据法新社报道,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呼吁该国公民,面对新型冠状病毒危机要团结一致,并提醒警惕针对加拿大华人的任何歧视。伊朗外长扎里夫在社交平台上援引中国古语“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称“伊朗始终与中国站在一起”。意大利总理孔特表示,“意大利境内任何人都别想利用疫情诉诸歧视甚至暴力,这是绝对不能接受的。”巴基斯坦驻华大使哈什米近日重申了不因疫情从中国撤侨的决定,并称赞中国拥有治疗这种疾病最好的医疗设施。

美国马里兰大学国际卫生合作问题研究专家凯瑟琳·沃什诺普担心,当疫情暴发时,采取边境限制措施削弱了世卫组织的权威。此举“只是迎合舆论的、政治层面可见的一种政策,破坏了应对此类疫情需要的合作方式”。

80余年前,于万分危急关头,“通道转兵”将中央红军指向转危为机的道路。这一抉择所蕴藏的红色基因,穿越时空,烛照今日——

艾尔沃德强调,新冠肺炎是一种正在影响全球多地的流行病,我们必须以极快的速度应对,防止它蔓延达到全球性大流行的程度。中国的防控情况表明,只要我们针对疫情采取严格措施,疫情可以被控制。

如今,吴泽文家养起了稻花鱼、种上了钩藤,儿子找到了工作,家庭年收入六七万元,早已脱了贫。

惨烈的湘江战役给中央红军带来重创,不少人都处于彷徨迷茫之中。

面对疫情,众多国际政要及友好人士声援中国,众多国家和国际组织、民间组织或个人正积极筹措、运送医疗防疫物资到中国。正如“德国之声”网站所说,“疫情当前,人类最需要的是团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