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中院布告:昆医附院因琐事杀害女演员凶手被执行死刑

2017年4月29日20时20分许,云南巍山县男子叶建康酒后在云南省昆明市昆明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门诊楼北侧道路上,因琐事纠纷与昆明市人马群雄发生争吵、厮打。在二人厮打过程中,叶建康掏出随身携带的折叠刀,杀害了上前劝架的马群雄女友刘洁(28岁,女演员)。

“自我驯化”假说面临质疑

研究人员还用了控制组等其他统计量,保证现代人与家养动物之间的基因重叠并非巧合。他们将这些基因组与类人猿进行了比较,发现黑猩猩、猩猩和大猩猩并没有与家养动物有很多重叠基因;人类确实与家养动物有着独特的相似性。研究人员还认为,自我驯化或许就是人类疯狂热爱合作的原因。

未参与该研究工作的哈佛大学生物人类学教授理查德·沃尔汉姆表示,过去人们一直试图直接研究可能与人类驯化有关的基因,而这项新研究的突破点在于,首先选择了一种基因作为研究对象,然后再与所预测的面容精致化的驯化结果联系起来。

从威廉姆斯综合征人群中找线索

研究人员研究了一些基因型特殊人群,这些人都患有威廉姆斯综合征。威廉姆斯综合征由第7号染色体缺失两对基因造成,患者通常长相和行为都非常友善。威廉姆斯综合征的相关基因能指导神经嵴细胞的迁移和行为。身体所有受驯化影响的部分都来自于发育中的胚胎里这个叫做神经嵴的细胞簇,这种细胞在胚胎发育早期发挥了多种作用,其中之一就是帮助构建面部骨骼。

古人类比现代人类长得更粗犷:更宽的脸、更粗糙的面部、前额较短向后倾斜、眉毛粗眉骨突出等等。灵长类成年和幼年的长相差别很大,唯独人类做到了成年后依然保持着与幼年差别不大的精致长相,为什么呢?有一种观点认为,由于人类越来越依赖于平和的社会交往,我们的祖先会选择脸和其他特征看起来攻击性较低的人作为伴侣,即人类“自我驯化”了自己的长相。但过去一直没有充分的基因证据证明人类面部特征与这种自我驯化的过程相关。

研究人员在胚胎发育过程中剔除了干细胞中的BAZ1B基因。结果显示,神经嵴形成缓慢且发育不完全。448个基因的活性受到影响,表明BAZ1B控制了所有这些基因。

1971年,又有两位科学家提出,人类自我驯化的假设缺乏目标导向性和人为选择的特征。并且,也没有证据表明驯化的智人应该起源于“野生的”祖先人类物种。他们进一步认为,人类本能行为模式的减少也可以通过更复杂的皮层控制而不是驯化来更好地解释。

关于人类“自我驯化”的观点,可追溯到1871年,当时达尔文写道:“人类在很多方面或许可以同那些经过长期驯化的动物相比较。”很多科学家认为,自我驯化从某种程度上造就了现代人类以及倭黑猩猩等其他物种。2018年,巴塞罗那大学的塞德里克·布克斯教授等人通过研究穴居人和丹尼索瓦人的基因组,发现群体性社会生活促进了人类的自我驯化。

目前,BAZ1B在多大程度上促进了人类变得更社会化和温和还不清楚。意大利米兰欧洲肿瘤研究所朱塞佩·特斯塔表示,有证据表明,BAZ1B参与了大脑的发育,但人类面部和大脑的变化可能发生在人类进化的不同阶段。

不过,由于很多球迷和网友也纹身染发,因此他们对孟非的这种略微带有“歧视”性的说法予以回击:“有多少巨星纹身染发啊,这个不是重点”、“我染发我纹身我喝酒我高调,可我依然是个好女孩”、“染发纹身又怎么不好了呢?”、“比较偏激了,染法和纹身不代表什么,你这就叫歧视了!”、“其实一直在想纹身怎么了,抽烟可能会影响周围大众,但是纹身一直都是自我爱好追求,也没有也影响到周围大众,就算些许人认为那是社会人独有的特征,我觉得那也是自己强加于上面的自我主观。”

2019年12月6日,昆明中院遵照最高人民法院签发的执行死刑命令,将罪犯叶建康验明正身,押赴刑场,执行死刑。

人类“自我驯化”假说认为,我们的祖先会在社会交往中,选择脸和其他特征看起来攻击性较低的人作为伴侣,从而在长相上看起来比古人类温和。但该假说提出100多年来,一直没有找到充分的遗传学证据。

2019年12月6日,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了一份执行死刑的布告。该布告显示,叶建康因琐事纠纷与受害者马群雄发生争吵、厮打,被马群雄的女友刘洁、叶建康亲友和在场群众拉开后,叶建康又上前与马群雄厮打。厮打中,叶建康掏出随身携带的折叠刀分别捅刺上前劝阻的刘洁胸部两刀、马群雄背部和手臂,刘洁因心脏破裂和右肺上叶破裂、大出血死亡;马群雄全身多处软组织挫裂伤,构成轻微伤,叶建康逃离现场途中持刀威胁在后追捕的马群雄,后被协警及医院安保人员抓获。

“驯化”带来动物行为和长相的改变,最明显的就是攻击性下降,比如家畜就比野生的温顺;长相也更友善,比如狗就比狼长得可爱。与“驯化”有所不同的是,“自我驯化”是由一个物种自己完成的,无需其他物种的推动。在群居性动物中,个体的服从性作为一种社会性的性状,本身就是进化的结果,因为那些没有个体服从性的动物群体,会有更多的生存危机,缺乏服从性的基因遗传下来的机会少。

布告称,最高人民法院复核后认为,叶建康故意杀人案一审判决、二审裁定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核准判处故意杀人犯叶建康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澎湃新闻从知情人士处获悉,遇害者刘洁生前系一名演员。

BAZ1B是7号染色体上的一个基因簇,对面部发育至关重要,其中的突变导致了威廉姆斯综合征。研究人员分别收集了威廉姆斯综合征患者和普通人的细胞,对比不同“剂量”的BAZ1B基因的影响。研究发现,这个基因是神经嵴细胞的“主控制器”,其影响会随剂量的不同而改变。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12月29日从云南法院系统相关人士处获悉,上述案件的罪犯叶建康因犯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经裁定驳回上诉,最高人民法院签发执行死刑命令,昆明中院于2019年12月6日将罪犯叶建康验明正身,押赴刑场,执行死刑。

众所周知,现在的国字号球员不仅身体素质和球技与参加过02年韩日世界杯那一代国足球员相比差得太多,拿着高额的年薪不说,他们的“白斩鸡”线条,染发、纹身也比较普遍,从而备受公众的质疑。

布告显示,叶建康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其犯罪手段残忍,情节恶劣,社会危害性大,罪行极其严重,昆明中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叶建康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宣判后,叶建康不服提出上诉,经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并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

BAZ1B基因让现代人面部更加温和

不过,力挺孟非观点的网友同样不在少数,他们纷纷留言表示:“我发现评论区大量听不懂人话的人,听人说话要听全,不要揪着一个点去讨论,这段文字的无非是映射国足干了所有国际化的事,还踢不出像样的球,因为纹身喝酒说脏话不是一个球员应该具备的素质,而并不是说纹身有什么不好,评论区一帮什么东西?”、“纹身染发都属于爱好,人家话里话外也没说认为这是不好的,只希望一个球员,一个运动员能更专注于自己的领域,不要有太多多余的爱好,而且这也只是一个小愿望”、“懂什么叫对比么?其余国足踢的什么玩意,染发纹身一个不少!”、“我喜欢孟非,并不是因为他的主持技艺和成绩是今天中国主持界唯一值得期待的丝亮光,还因为他没头发、不打架,说话不嚣张,低调中前进,更让人多了一份赞赏,今天的中老年人应该多一些这样的偶像。”值得一提的是,看到有正反两派网友的文字后,孟非给支持自己的网友留言道:“不用管他们,咱们救不了那么多人。”

近日,一篇发表于《科学进展》的论文称,一个名为BAZ1B的基因与控制面部发育有关,于是我们这些现代人类的面部特征变得更加精致、温和。这项对特殊人群的遗传学研究,填补了人类“自我驯化”假说缺失的关键一环。

“自我驯化”假说也被不少科学家质疑。自1960年代以来,有关人类的身份化和驯化假说都遭到了许多科学家的驳斥。例如1962年有科学家批评这种假说能被如此广泛的接受,仅仅是因为可以用来解释人类进化的许多问题。但他们认为,无毛病和皮肤色素沉着的减少更容易通过偶然突变来解释,而不是通过人为化来解释。此外,保留幼年特征不足以解释驯化条件下性状的增加变异。

研究人员比较了现代人类的基因材料和一些家养动物及其对应野生动物,试图找到与驯化特征有关的基因。研究发现,现代人与家养动物之间存在大量重叠的与驯化过程有关的基因,这些基因与其野生类型的都很不一样。这为自我驯化理论提供了有力证据。

将现代人类中包含BAZ1B基因的DNA序列与古人类中相同区域的DNA序列进行对比,研究人员发现二者的差异:现代人神经嵴的活动受到轻微影响,而尼安德特人和丹尼索瓦人的神经嵴却未受影响。

神经嵴的改变可能是驯化的基础,研究人员认为,这或许能为揭示人类面部演化过程提供帮助。在这项研究中,意大利米兰大学的马泰奥·扎内拉和同事们重点关注了一个与威廉姆斯综合征有关、可以调控神经嵴细胞转移的基因——BAZ1B。

“自我驯化”假说还需更多基因组证据

研究人员还发现了其他可能与自我驯化的社会行为相关的基因。比如FOXP2,与我们的语言能力有关。沃尔汉姆表示,研究与大脑容量减少有关的基因很重要,因为尼安德特人的脑容量比现代人大,而神经嵴细胞在这方面并没有发挥作用。

2017年4月30日昆明市公安局五华分局公开通报称,29日20时20分,叶某(男,云南巍山县人,31岁)饮酒后独自一人到昆医附一院看望病人,在医院一号楼门前与刘某(女,28岁,昆明市人)及男友马某(男,26岁,回族,云南省昆明市人)发生碰撞,双方发生口角引发肢体上冲突。叶某用随身携带的一把5公分长的小折叠刀将刘某、马某刺伤。案件发生后五华分局昆医附一院警务室警力闻讯后快速赶到现场将嫌疑人制服并控制,同时接到110指令的大观派出所出警民警也在第一时间赶到案发现场,并将嫌疑人带回派出所。

现代人拥有尼安德特人和丹尼索瓦人没有的、受BAZ1B调控的很多基因。这些基因是在现代人类中才进化出来的,并且与控制脸型有关。研究人员认为,现代人面部特征更加弱化、面容更加精致,是因为人类生活方式更加社会化、更加温和。从而,为人类是自我驯化的观点提供了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