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笔百亿美元的大生意博通断臂求生苹果会接盘吗

优胜劣汰的自然规则,在任何生存环境下,都是适用的。而在商业环境中,优劣的标准,离不开利益。

上一次印证这一规则的,是 Intel 的手机基带业务;而这一次,可能将是博通的 RF 业务。

2008 年,AVAGO 收购了 Nemicon,充实运动控制产品系列; 2008 年 10 月,收购了英飞凌的体声波业务,使其在 BAW Filter 领域市场占有率达 56% ; 2013 年 4 月,AVAGO 收购了 CyOptics,加强了在光纤产品领域的领导地位; 2013 年,收购 Javelin Semiconductor,加强了在无线通信领域的布局; 2014 年,耗资 3 亿美元收购 PLX Technology,加强了存储等领域。 2015 年 3 月,以 6.09 亿美元收购网通 IC 公司 Emulex,加强了企业级存储业务; 2015 年 5 月,以 370 亿美元收购半导体公司原博通公司,成立现在的博通公司; 2017 年 11 月,以 59 亿美元收购网络设备制造商博科; 2018 年 11 月,以 190 亿美元收购美国商业软件公司 CA Technologies; 2019 年 8 月,以 107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赛门铁克企业安全业务。

值得注意的是,从博通的收入比例来看,无线业务是博通的主要业务之一。在 2016 年以前,无线业务一直是博通营收的最大贡献者。

不难看出,博通正是在一次次的收购中不断壮大自身的业务。而对于盈利不佳的业务,在陈福阳的经营之道中,将成为被淘汰的角色。由此,RF 业务的出售便显得不足为奇。

在手机终端中,最重要的核心就是射频芯片和基带芯片。射频芯片负责射频收发、频率合成、功率放大;基带芯片负责信号处理和协议处理。

尽管无线业务在近些年来发展陷入瓶颈,但对一家致力于长期发展的企业来说,一旦盈利不佳,便进行出售,似乎不是一种妥当的做法。不过,在雷锋网看来,聚焦于博通的经营发展,这种做法是符合“博通 Style”的。

事实上,在半导体行业,业务上的收购和出售都是常见的戏码,这与半导体自身的发展局限相关。半导体产业十分依赖产业链,一旦链条的其中一环出现问题,都会增加半导体业务发展的不稳定性。

值得一提的是,鉴于苹果与高通重修于好,苹果的基带芯片将主要由高通提供。不过,高通在今年早些时候推出了“modem+RFFE”打包的方案,这或许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苹果对 RF 芯片的需求。

而博通计划出售 RF,就是真实的写照。

事实上,近些年来,半导体行业逐渐陷入疲态,而作为半导体行业的头部玩家,博通不可避免地面临着一些困境,其中最为明显的就是其无线业务。在 2019 Q1 财报中,陈福阳也亲口印证了无线业务表现不佳。

我并不是半导体人,但是我懂得赚钱和经营。

接管 AVAGO 后,陈福阳带着企业开启了并购、出售之路。上任初期,陈福阳先是将打印机专用芯片业务出售给 Marvell,套现 2.45 亿美元。而后,又将图像传感器业务售出,获得 5300 万美元。

从博通的发展来看,博通能够成为半导体产业的头部玩家,除了其自身技术实力,也离不开其一系列的并购举措,而在这背后的操盘者,便是博通 CEO——陈福阳。

博通 2019 Q2 财报显示,其半导体解决方案的收入仅为 40.9 亿美元,同比下降了 10%。在财报会议中,陈福阳表示,华为出口禁令在内的贸易冲突正在制造经济和政治上的不确定性。他说道:

另外,从博通近些年的收购业务来看,博通似乎正朝着软件方向转型。据博通首席财务官 Thomas Krause 透露,(博通)公司认为有机会在混合云计算等基础设施软件领域进行类似的整合。

对于留下的部门,陈福阳制定了苛刻的利润指标,只要两三次不达标,该部门将面临被出售的风险。通过一系列大刀阔斧的重组和剥离资产,AVAGO 的核心业务和盈利能力都得到了强化。

并购在博通的发展战略中起到了核心作用,这笔交易(收购赛门铁克)是我们继收购博科和 CA Technologies 之后我们战略的下一个合理的步骤。

随着工信部在6月6日正式向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联通和中国广电发放5G商用牌照也标志着中国正式进入5G商用元年。随即在8月份,5G手机也开始登陆国内市场,华为Mate20 X 5G版、中兴AXON 10 PRO 5G版成为首批5G手机,相比于以往3G元年、4G元年时代,手机均支持现有的三大运营商的5G网络。5G网络的覆盖也迅速在城市中展开,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联通分别在至少40个城市开始覆盖5G网络。

值得一提的是,高通为了获取更多的利润,推行了“modem+RFFE”打包的方案,这不仅能够带来更多的利润,还可以带来更多的自主性。这对目前已经踏上自研基带芯片之路,致力于减少对高通依赖的苹果而言,“modem+RFFE”无疑是一个很好的借鉴。

在 modem 方面,苹果已经有了 Intel 的多项无线技术专利,而 RF 方面,博通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事实上,作为“半导体巨头”,博通在 RF 业务上具有一定的优势,尤其是博通的 FBAR 滤波器,它能够使信号更为清晰,是 iPhone 等智能手机中的常见组件。

其实,从博通近年来的财报数据也能够看出,基础架构软件业务的营收占比呈上升趋势。在半导体市场颓靡之时,是软件业务进行补空,放缓了营收的降速。在 2019 Q1 电话会议上,陈福阳曾表示:

事实上,博通此次计划出售的 RF 部门属于无线业务的一部分,不过,目前该业务已被划为核心半导体业务之外的业务。在 2019 Q4 的财报电话会议中,博通 CEO 陈福阳表示,博通的无线芯片业务是独立运营的。

那么,苹果接手 RF 业务的可能性何在?

从博通的发展历程来看,博通在 AVAGO 时期就已在射频方面占据市场主导地位,后来,收购英飞凌体声波业务后扩大了 BAW 滤波器市场份额。2016 年,在收购了原博通公司后,博通在无线连接方面实现了全球领先。

不过,苹果将成为博通 RF 业务接盘者这一消息还仅仅停留于猜测层面,而博通计划出售 RF 业务一事,从报道描述来看,已是八九不离十了。

博通计划出售 RF 业务的消息一出,就有许多国外媒体以及分析师猜测,苹果公司可能成为潜在买家。Creative Strategies 分析师 Ben Bajarin 在 Twitter 上指出,苹果已经在研究自己的 RF 技术,可能成为收购博通业务的“候选人”。

另外,报道还指出,鉴于 RF 部门所在的无线业务在 2019 财年带来了 22 亿美元的收入,RF 部门的估价或为 100 亿美元。

那么,博通为何要将这主要业务其中的一部分出售呢?

此外,在 RF 业务上,虽然博通的 FBAR 在 RF 无线芯片领域拥有优势,但这部分业务正遭受来自 Qorvo 和 Skyworks 等公司的“威胁”。雷锋网了解到,Qorvo 现已开发出一种新的滤波器技术,能够替代传统的 FBAR。这对博通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雷锋网原创文章,。详情见转载须知。

在无线通信产品上,博通的主要客户为苹果、华为等。在 2019 年上半年,由于美国政府封锁华为,博通等芯片产商也受到了一定影响。

另外,在苹果方面,博通与苹果在今年 6 月份续签了两年的 RF 芯片供应协议。不过,从研究机构 Gartner 最新发布的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数据来看,苹果的手机出货量呈现着下降趋势;而手机出货量的减少,意味着 RF 芯片的需求量也随之减少。

无独有偶,陈福阳也曾侧面回应了对这一转型举措。陈福阳在一份声明中提到:

不难看出,软件业务在越来越成为博通发展聚焦的重点。而相比之下,被剥离出半导体解决方案业务的无线业务及其 RF 部门,更像是被“打入了冷宫”。

尽管预计无线业务大幅滑坡,但网络业务的强劲业绩为我们的半导体解决方案部门提供了支撑。此外,随着将 CA 业务与博通整合取得良好进展,我们基础设施软件部门的表现尤为强劲。我们保持 2019 财年业绩展望不变。

不过,如今的博通能够成长为半导体行业的巨头,离不开陈福阳近十年来的收购举措。公开资料显示:

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注:图源方正证券

华为禁令对我们这样一家销售零部件和技术的公司有什么影响?短期来看,影响是非常严重的,因为不允许购买,也没有明显的替代措施。

雷锋网注:图为博通 2018 Q1-2019 Q4 基础架构软件业务的营收占比变化

从 1992 年开始,陈福阳先后在半导体解决方案公司 Integrated Circuit Systems 和芯片公司 IDT 任职,2005 年接管 AVAGO (博通前身)。不过,与其他半导体出身的管理者不同,陈福阳更重经营。在其公开发言中,有一句话很能代表他的经营思路:

而在苹果自研基带芯片的布局中,仅有在今年七月份收购的 Intel 基带业务,而在 RF 方面,苹果还未有所涉及,此前的 RF 芯片主要由博通方面提供。

目前,在 5G 基带芯片方面,苹果与高通在 2019 年 4 月 17 日达成了和解,签署了为期 6 年的合作协议。但另一方面,苹果自研 5G 基带芯片的脚步也未停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