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到家遭盈利、增长、口碑“围困”姚劲波与陈小华“IPO之计”受阻

近日,彭博社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由于疫情的影响,导致需求量降低,58到家推迟了在美国的IPO计划。此外,58到家去年年底开始的IPO前一轮融资也尚未完成。

58到家称,目前正面临家政服务人员严重短缺的问题,如果疫情持续下去,家居和清洁服务行业的3000万人可能会失去工作。“若疫情持续影响两三个月,家政行业规模或仅存原来的10%到20%”,58到家CEO陈小华说到。

在此情况下,58到家无疑迎来了关键的“生死节点”。

值得一提的是,58到家一直以来都是背靠着58同城,58同城为其提供流量支撑。而如今58同城已经出现“颓势”,据58同城最新公布的2019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58同城近一年的营收增速正处于放缓状态,而净利润与毛利润都出现了或“断崖”或下滑的情况。其中,58同城的会员收入也降低至1%。在此之下,58到家的增长将会受到制约。

有的社区居民没有报名参加志愿者,看到这群人忙碌的身影,他们也主动要求来帮忙。

在现场记者看到,整个分发的过程分工明确、有条不紊,能看出来他们不仅很细心,还很用心。

“志愿服务关爱行动”招募令发布以后,马上就有30多名志愿者加入,这些志愿者帮忙送菜送药,解决社区居民一些实际的困难,大大缓解了社区干部的压力。加入到社区服务团队以后,他们还组建了一个团队,专门服务空巢老人、重症病人和生活困难的群众。

在家政市场中,上市家政公司e家洁、背靠腾讯与百度的洗衣企业e洗袋、进入阿里到家业务体系的美业企业河狸家等,都是58到家有力的竞争对手。而同城货运市场中,也有货拉拉等专业玩家在等待着58到家。另外,在这两个市场中,58到家的盈利压力仍然巨大,能否招募到足够的劳动力,仍存在很大不确定性。

在58同城的流量优势与扶持接近瓶颈之时,58到家今后想要获得更多的流量,将继续“烧钱”,实行营销模式,以巨大的投入而换取流量。这无疑又加大了58到家的压力,其盈利时日将再推后,但资本有没有这样的耐心,还不得而知。

天眼查资料显示,58到家成立于2014年,是58同城投资打造的互联网生活服务品牌,服务内容涵盖家政、丽人、搬家、速运、洗车、汽车陪练、推拿按摩等众多领域。其CEO为陈小华,创始人及实际控制人为姚劲波。

虽然这些志愿者是无偿工作,每天的工作琐碎,而且并不是那么轻松,每天在外露面,还多了一分被感染的风险,但在这个非常时刻他们并没有退缩。

为了满足居民的各种需求,志愿者们要把采购清单发给供货商,等货到了,为了防止人员聚集,分发还得分组进行。遇到有些年纪大或者东西买得多的住户,还要帮忙去送。

综合来看,58到家无疑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难题。如何渡过这一段特殊时期,怎样如姚劲波期待般,成功将58到家成功带入新阶段,真正成为58同城的新增长点,对于陈小华来说,任重而道远。

为减少人员聚集,避免外出购物产生的交叉感染风险,阻断疫情扩散,同时保障居民生活必需品供应,武汉市多个区出台超市管控措施,只开展社区和企事业单位物资团购、配送业务,不针对个人提供采购服务。2月19日起,江岸区也开始实行这一措施,由各街道组织社区,以小区为单元成立小区购物服务队,进行小区自助团购。服务队由社区工作人员、物业人员、下沉社区的干部及志愿者组成,这些志愿者都是来自本社区的居民,看起来简单的生活物资采购,在疫情当前的武汉可不是一个简单的活。首先必须得提前根据一家一户的需求进行采购,然后再进行分发。

据了解,58到家目前的重点业务为“家政+同城货运”。而在这两个市场中,58到家实际还面临着巨大的竞争压力。

这位住户是摄影爱好者,他把自己称之为志愿者的编外人员,有空的时候,他还为志愿者们拍些照片,作为留念。

一位女士看到社区的工作人员很忙,主动提出帮忙,却被拒绝了。但这位女士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一直在旁边等着,寻找机会。志愿者们见状,把核对单子的任务交给了她。

帮两位老人修好漏水的管道,邱熊还要跟其他志愿者一起去给社区一些有困难的家庭送些药品和其他生活物资。领队的老张也是这次社区招募的志愿者,他还是这次“志愿服务关爱行动”发布后社区里第一个报名的人。

渝北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发布信息称,经入境检疫,发现4名旅客有发热症状(均为重庆居民)。该4名旅客随即送至渝北区定点医院进一步诊断治疗。按有关工作预案,同机人员送到指定地点集中进行观察。

志愿者邱熊今年27岁,湖北黄冈人。他了解到社区有户人家楼上发生渗漏,春节期间楼上住户也没人在家,他便主动上门帮忙查看。当时满屋子都是水,邱熊开始维修。

188份采购清单,不仅要把数据统计好,还要做好统筹安排,做好消毒防护,避免交叉感染。

报道称,代尔祖尔约85%的建筑物被以美国为首的国际联盟的空袭摧毁。俄罗斯军方消息称,地方当局准备独立重建城市,但没有足够的人手。

业务停摆营收停滞 58到家的盈利难题

此外,58到家很多的上门服务都是与第三方合作,难免出现质量与用户体验等方面的问题。黑猫投诉显示,关于58到家的投诉如今已超过400条。其中“加价”、“难退押金”等字眼频繁出现。

武汉市江岸区球场街同庆阁社区志愿者蔡飞说:“这边是拿货的,那边是维持秩序的,我们分工合作。虽然说本来就是无偿的,但也不能做完之后让大家来埋怨我们。既然做我们就把它做好,做到让邻居都满意。我们现在这些志愿者在小区里的呼声相当高,送东西的也是好多,无偿给我们捐口罩,像我们戴的口罩都是业主捐的。”

竞争不断口碑待优 58到家的增长困境

目前,在代尔祖尔生活着约20万人。返回者已开始重建城市及其基础设施。

邱熊和几个小伙伴在火神山和雷神山工作了两个星期,不分昼夜,最忙的时候几天几夜都不休息。

因此,58同城还遭到了沽空机构GMT的“狙击”。2019年3月6日,沽空机构GMT Research发布报告,对58同城的利润增速及溢价市盈率提出质疑。4月,GMT再次发布沽空报告,GMT认为,由于58到家的账面价值已降为零,58同城停止记录了58到家的大部分损失,GMT认为,若算上58到家的亏损,58同城在2018财年的真正利润应该是下降36%,而不是其年报中披露的55%的增长。

每天为小区居民买菜买药,再逐户送上门,虽然每天面对的都是一些生活中的琐事,但这些志愿者们所做的一切解决了居民的实际困难,也温暖了人心。

1月8日,有外媒报道称,58同城寻求让旗下58到家在美国IPO,寻求至多20亿美元的估值。而此次58到家IPO消息传出到推迟IPO,仅仅过了一个月的时间。而背后最重要的影响因素即此次突发的疫情。

从雷神山的工地上回到社区,在家休息了两天之后,看到社区在招募志愿者,他又主动找社区报了名。

有一家人带着孩子从外地来武汉看病,由于疫情防控需要滞留在武汉,在外面的小旅馆住了几天以后没有钱了,只好借住在朋友家。

58同城发布的2018年财报中披露了58到家的财务状况。2018年,58到家营收9.5亿元,同比增长96.2%,与此同时58到家的净亏损也在不断攀升。2018年,58到家净亏损达14.23亿元,同比扩大99.8%。而究其原因,是58到家的商业模式。

“志愿服务关爱行动”从2月23日开始专项招募志愿者以来,一周时间就有7万多人报名,这些具体的数字或许能让我们感受到非常状态下志愿者的能量是怎样在平凡的世界里汇聚成温暖的春光的。这些志愿者做的也许只是些平常甚至琐碎的小事,但对于社区居民来说却是生活的大事,而对于武汉来说也是维系城市正常运转的实事。正如一位志愿者所说:新冠无情,武汉有爱;大爱无疆,小爱暖心。

此次疫情的出现,无疑让58到家的家政服务处于长期的停摆状态。在此之下,58到家仍然需要支付大量的销售费用和人工费用。但因上门服务供需两端都遭到了重创,58到家的业务与营收将会大打折扣,甚至出现停滞不前的状况。

财报显示,58到家的巨额亏损主要来源于销售费用和人工成本,其中全年的销售费用高达11.26亿元,已经超过了全年的营收额;而人工成本也高达5.11亿元。

业内评论人士认为,作为上门服务平台,若不把控好口碑,58到家的用户流失可能性也会大大增加。且58到家的服务领域过于广泛,会导致用户以偏概全的印象,品牌形象将被分散,也就难以成为用户第一印象的选择。在此之下,消费者或许会选择针对于垂直领域,业务较为专一、口碑较好的企业。再加以,58同城一直以来遭到的大量质疑与口碑问题,同为“58系”的58到家也会受到相关影响,所以,58到家的“突围战”也将更不容易。

在武汉,每个社区都有自己的特点,有的居民不仅需要生活物资采购,也有一些特别的需求。硚口区的民意社区是一个人口近万的老社区,辖区面积小,但都是高楼,人口密度非常大,其中有很多孤寡老人、残疾人等群体,还有不少流动人口。在疫情防控措施开始以后,他们的生活保障就成了问题。

邱熊是这个社区的租户,去年腊月二十九那天准备回老家过年,结果因为离汉通道关闭留了下来。从微信群里了解到武汉要紧急修建火神山和雷神山两座医院,他拉着宿舍的几个小伙伴一起去了火神山。他们替换的衣服都没有拿,骑了四个小时的自行车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