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第一批治愈者自述想对你们说感谢可不知道你们是谁

重庆第一批新冠肺炎治愈患者陈强对医护人员说:

“想对你们说声谢谢,可不知道你们是谁”

13日,铁路部门开始发售2月11日(正月十八)车票,全国铁路售出车票1353.6万张,其中铁路12306网售出1154.9万张,占总售票量的85.3%。14日,旅客购买车票热门方向为:北京至东北地区;长三角地区至东北、川渝地区;广深地区至昆明、贵阳、南宁。热门方向仍有少量余票,其他方向余票充足,旅客朋友可及时购买。

2月6日上午,医生告诉陈强,下午他就可以出院了。好消息来得有点突然,陈强还没做好准备,他赶紧通知堂弟给他买来新衣服,送到医院。

陈强接受本报记者采访。 上游新闻记者 张锦旗 摄

“我们戴着口罩聊了半个小时。除了当年的事,更多的还是刘医生嘱咐我做好防护、照顾好病人。”王冰说,如今两人在微信上时常联系,他经常向刘清岳请教照顾重症病人的一些事项。

在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两人在同一栋楼、不同楼层的重症监护室工作。虽然近在咫尺,但繁忙的救治工作,让他们直到半个月后才得以相见。在刘清岳驻地酒店的大堂,王冰向刘清岳深深鞠躬,表达他迟来了13年的感谢。

1月23日晚上,妻子给陈强打来电话,说刚才江北区疾控中心通知她,他的检测结果“呈阳性”。电话中,妻子的语气有些沮丧,更多的是担心。陈强安慰了妻子几句,就说自己现在的状况还不错,也没有发烧了。

作为重庆的第一批新冠肺炎治愈者,这几天,陈强的生活似乎已经回归正常:每天呆在家里看电视,与远在忠县的妻子和儿子通电话、聊微信,遵守三天一次出门购物的规定……不过,他还不时会接到医生的回访电话,叮嘱他如果感到身体有异常,要及时报告。

“我长这么大,就住过那一次院,当时濒死的感觉至今难忘。”王冰告诉记者,他保存着当年的住院病历,病历上写的主治医生正是刘清岳。

“一开始我还真没想起他是谁。”刘清岳笑着告诉记者,王冰念念不忘的唯一一次被抢救,却是他作为重症科医生的无数次日常操作之一。

“只要按照政府的相关规定,该居家隔离的隔离,该上报的上报,有病情早点就医,这场疫情就会很快过去。”陈强说,这段难忘的经历也让他懂得,“为了让我们过上正常的生活,有那么多的人在背后付出,医生、警察、社区人员……”

于是,陈强开始留意医护人员胸前的姓名牌,“他们衣服的牌子上都写着名字!”医护人员每次在病房待的时间都不长,“他们走来走去很忙,时不时转身,根本就看不清楚牌子上的字,好像有姓王的,有姓……”结果,陈强连一个名字都没记下来。

在陆军第958医院的隔离病房里,陈强是唯一的确诊者。他的病症不严重,每天还是能通过手机和妻儿或朋友聊天、视频通话。他每天打两次电话给已经回忠县老家的妻子,询问儿子的情况,让他们在家隔离。

抵达黄冈后,王冰翻看资料发现,山东省第一批援助湖北医疗队名单里,有一个熟悉的名字:刘清岳。

“刘医生是我医学生涯的第一个启蒙老师!”当年出院太过匆忙,没向医护人员表达谢意,一直是王冰心中的遗憾。于是他多方打探,要到了刘医生的微信号。

高考后,他选择了攻读医学方向,毕业之后选择前往重症监护室工作;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之后,他毫不犹豫地报名参加医疗队,作为山东省第二批援助湖北医疗队队员出征黄冈。

陈强告诉记者,当时他的心情很复杂,“虽然说没有到绝望的程度,但非常担心儿子,那段时间里,他是和我接触最密切的人!”

接受完记者采访,陈强慢慢走回自己居住的居民楼,就像平常在楼下散步回家一样。

时隔13年,当王冰再一次和救命恩人刘清岳相逢,两人都穿着白大褂、戴着防护口罩,在离老家山东临清市800多公里的大别山医疗中心增援——当年那个躺在病床上的小男孩,追随着一袭白衣的背影学医从医、进入重症医学科,最终在他乡疫区追上了曾经遥望的身影。

由于要经常出差跑业务,今年1月10日,他从湖北汉口返回重庆。1月18日,他在家出现了病状:头痛,全身无力……虽然,当时他也知道武汉发生了新冠肺炎疫情,但却从没想到过自己也会传染上,“看到当时媒体报道,感觉这病好像不是很严重。”

1月26日,陈强被转到了公卫中心的隔离病房。在那里,他每天保持和妻子儿子通话、微信聊天,时刻了解家人的状况。

铁路部门提醒广大旅客,目前电子客票应用已经基本覆盖全国高铁线路和城际铁路,如果旅客购买的车票为电子客票,无需换取纸质车票,持购票身份证件即可检票乘车。如需报销凭证,可于开车前或乘车之日起30日内,凭购票时使用的有效身份证件原件,到全国任一车站自动售取票机或售票窗口打印。同时,铁路部门提示,动车组为全封闭、全列禁烟列车,为了您和其他旅客的安全和健康,请不要在列车任何处所吸烟。

39岁的陈强是忠县人,在主城区开了一家小公司,业务是工程测绘。妻子也在主城区上班,11岁的儿子正在上小学五年级。

在接受治疗时,陈强最关心“儿子是否会被传染”。出院后,他常常想起每天在病房里精心照顾他的医护人员。“要增强营养哦,这样才能更快康复!”“不用担心这么多,你的情况一天比一天好。”“坚持下去,再过几天就可以出院了……”陈强说,医护人员的鼓励是他战胜病毒的最大动力。

从死亡边缘被拉回来的经历,让王冰对给他第二次生命的医务人员格外感恩。他说:“我是独生子。救了我一个,其实是救了一整个家庭。我想像他们一样,救更多的病人、向他们致敬。”

往年春节,无论多忙,陈强都会抽空和妻子孩子一起回忠县老家,与亲戚们一起团聚。对于陈强来说,今年春节的经历无疑是最难忘的。“人们都说这病有多可怕、多可怕……我得过了,又好了。这样的经历恐怕今后不会再有了。”

陈强说,照顾他的医护人员很细心,他非常感动,当时就想,自己康复后一定要来感谢他们。可到时候找谁感谢呢?“他们都穿着隔离服,连长什么样子我都不知道。”

想记下医护人员的名字

得知当年的胖男孩如今和他一样成为逆行的医务工作者,刘清岳惊讶过后,收获感满满。“他对我说感谢,但比起他从事重症医学工作、又在防疫形势高度紧张时毫不顾虑地来疫区支援,还有什么是更好的感谢呢?”

“救治我的医生和护士,到底叫什么名字呢?当时怎么就没看清楚……他们都穿着防护服,也看不到长什么样子。”新冠肺炎治愈者陈强(化名)一闲下来,就会一个人坐在客厅里沉思。

昨日上午10点,在渝北黄泥塝某小区中庭,记者见到了陈强。他身体很壮实,穿着深色的外套和裤子。

今年26岁的王冰,是山东省千佛山医院重症医学科护师。13年前,他在老家一个诊所就诊后,出现青霉素过敏症状。被送到山东省聊城市第二人民医院的重症监护室时,他已经命在旦夕。

重庆晨报·上游新闻记者 谭遥

1月18日,陈强的病情开始加重,妻子在家照料他,儿子也和他有密切接触。1月20日,陈强出现了发烧症状,最严重的时候高烧到38℃。那时,他还以为自己可能是因为近来工作太劳累,没有注意保暖,感冒了。为了不将“感冒”传染给儿子,陈强晚上睡觉时,戴上了口罩。

“我想感谢他们,可连他们叫什么名字,长什么样都不知道……疫情过去后,一定要去医院问问!”陈强暗暗下了决心。

2月4日,医生告诉陈强,他最近就能出院了。当时,陈强的身体状况已经基本正常。他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妻子,妻子和儿子已在老家居家隔离了10多天,14天的观察期也快结束了。

1月13日,全国铁路发送旅客1170.8万人次,同比增加235.3万人次,增长25.2%,铁路运输安全平稳有序。其中,北京局集团公司发送旅客101.3万人次,同比增加14.6万人次,增长16.8%;上海局集团公司发送旅客240.9万人次,同比增加40.6万人次,增长20.2%;广州局集团公司发送旅客190.4万人次,同比增加29.2万人次,增长18.1%。

“医护人员很关心我,还不时和我聊天,说我身体好,病状也轻,肯定能挺过去……”陈强说,因为时间太短,总是聊到一半就断了,聊不起来。

陈强是在2月6日下午出院的。他在确诊时,小区里的居民就知道了此事,因此治愈回到小区后,他把自己关在家里,严守着三天一次出门购物的规定。让他感到欣慰的是,妻子和儿子每天都会和他在微信上视频,不会觉得孤独。而更让他感到高兴的是,曾与他接触过的家人、朋友和同事,目前都未出现异常状况,已经度过了14天的观察期。

针对节前春运学生、务工、探亲客流叠加的情况,铁路部门根据节前客票预售和候补购票订单大数据分析,在运行图已安排增开春运临客的基础上,积极挖掘运输潜力,有针对性地千方百计增加节前客流集中方向的能力,每日增开图外临客动车组列车26.5对、增加动车组列车重联运行39对、加挂普速旅客列车客车71辆,已累计增加客座能力16.5万席。

1月24日早上,妻子再次给陈强打来电话,说重庆市疾控中心的检测结果还是“阳性”。

“他们的鼓励是我战胜病毒的最大动力”

1月14日,全国铁路预计增开旅客列车849列。沈阳局集团公司加开北京、佳木斯等方向旅客列车34列;北京局集团公司加开长春、哈尔滨、大同、重庆、武昌、汉口、西安、兰州、呼和浩特、南昌、济南等方向旅客列车72列;太原局集团公司加开北京、银川、柳州、上海、天津、呼和浩特等方向旅客列车25列;武汉局集团公司加开北京、上海、杭州等方向旅客列车141列,重联至广州、成渝等方向旅客列车20列;西安局集团公司加开上海、兰州、重庆、广州等方向旅客列车35列;济南局集团公司加开菏泽至哈尔滨、青岛至齐齐哈尔等方向旅客列车23列,重联青岛北至沈阳北等方向旅客列车12列。

幸好,当年的患者资料保存齐全,在科室同事帮忙调出王冰的就诊信息后,他也想起了当时的情景:“他症状挺重的,别人青霉素过敏三天出院,他过了六天才撤掉呼吸机等支持设备。”

1月22日,陈强感觉自己的病没法再拖下去了。当天上午10点,他来到陆军第958医院的发热门诊就诊。医生在详细了解了病情后,将他带至隔离病房,并对他进行了更详细的检查。当天,陈强没能回家。

回家后,陈强立即到超市购买了900多元的食物和生活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