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期货纠纷在线诉调对接机制落地实施

人民网北京3月13日电(孟植良)为支持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工作,便利投资者和市场主体低成本、高效率解决纠纷,进一步完善证券期货纠纷多元化解机制,近日,最高人民法院与证监会按照两家单位《关于全面推进证券期货纠纷多元化解机制建设的意见》(法【2018】305号)关于充分运用在线纠纷解决方式开展工作的要求,共同推动人民法院调解平台(tiaojie.court.gov.cn,以下简称法院调解平台)与中国投资者网证券期货纠纷在线解决平台(www.investor.org.cn,以下简称投资者网平台)实现数据交换、互联互通,建立协调联动、高效便民的证券期货纠纷在线诉调对接机制。

目前,法院调解平台有全国2800多家法院接入;投资者网平台入驻的证券期货调解组织(以下简称调解组织)覆盖资本市场各投资业务领域、全国各辖区。两个平台的联通,可以实现线上接收法院委派或委托调解、接收投资者调解申请、调解员选择、组织调解、调解协议线上申请司法确认等功能。

歌曲《共同跳动的心脏》,表达了当代大学生在疫情面前共同的心声。十四亿颗心脏在这个美丽又平安的国家共同跳动着,战胜疫情需要全国人民的共同努力,在疫情面前我们站在一起,共克时艰,共渡难关。歌词呼吁大家共守希望,共抗疫情,“他不知道能做点什么,可是不想观望”,在疫情面前我们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守护着国家,共同跨过万里路遥,共同应对艰难险阻,共同迎来春暖花开。

在欧盟委员会数字专员蒂埃里·布雷顿(Thierry Breton)对外表示中,我们可以明确地看到,欧盟会建立安全的5G网络,同意加强安全要求,但不会明确禁止任何厂商。

建设证券期货纠纷在线诉调对接机制,是最高人民法院和证监会践行以人民为中心发展理念和全面依法治国基本方略的务实举措和具体实践,对于降低投资者纠纷解决成本,提高纠纷解决效率,提升科技信息化监管水平,以及疫情防控期间便利投资者和市场主体解决纠纷,具有积极作用。下一步,最高人民法院与证监会将持续推进证券期货纠纷在线诉调机制建设,进一步畅通投资者维权渠道、降低投资者维权成本,全力做好疫情防控工作,依法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促进资本市场和谐健康发展。

据悉,奥地利在5G扩展方面一直走在欧盟前列,目前,关于5G网络扩展的最重要问题是确保安全并防止对供应商的单方面依赖。

笔者了解到,奥地利此次允许华为参与其5G建设,实际上只是允许华为参与外围网络建设,也就是说,市场占有份额最高也只能达到35%,至于更多5G建设业务往来,还得视后续情况而定。

日前,上海金融法院、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和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中国证券投资者保护基金公司、浙江证券业协会等调解组织分别运用上述机制,进行了在线诉调对接实践。已经完成的两批虚假陈述纠纷案件顺利达成调解协议,投资者累计获赔金额320余万余元。这两批纠纷的快速、妥善化解,标志着在线诉调对接机制正式落地实施,为今后人民法院和调解组织开展证券期货纠纷在线诉调对接工作提供了范本。

与此同时,欧盟各国会加强安全需求,评估对供应商的风险,并且将对认为具有最高风险的供应商予以限制,且关键及敏感的核心资产(例如核心网)要排除在外,并制定适当的政策确保供应商多元化。

其实,如果有留意的朋友,单单从笔者近期报道的《松口了!欧盟:允许华为参与5G建设》,也能看出一些端倪。

疫情发生以来,为减少人员聚集,遏制疫情传播,各地人民法院和证监会系统加强合作,大力推行远程纠纷在线化解模式,纷纷推出“在线调解”、“远程沟通”、“在线诉调对接”等工作举措,依法高效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截至3月上旬,各调解组织已受理在线调解申请480余件,调解成功310余件。各级人民法院近年来会同证监会系统,推进证券期货多元化解机制建设的成效,在这一特殊时期得到全面应用和充分体现。

闪电新闻记者 穆广辉 通讯员 周楠 济南报道

一方面,当事人向人民法院提交立案申请后,经当事人同意,法院通过法院调解平台向其特邀调解组织(立案前)委派或(立案后)委托调解案件;特邀调解组织登录投资者网平台接收案件并开展调解工作,调解完成后将调解结果告知人民法院。如需司法确认,法院通过法院调解平台对调解协议进行在线司法确认;未达成调解协议的案件,案件信息由投资者网平台传回法院调解平台,法院继续按规定对案件进行审理。另一方面,调解组织自行调解完毕的纠纷案件,也可基于当事人申请在线移交给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由法院依照法律规定对调解协议进行司法确认,使得调解协议具备强制执行效力。对投资者、市场机构等当事人而言,“一次不用跑”“键对键”就能在线完成调解流程和调解协议司法确认。

综合来看,此次奥地利允许华为参与当地5G建设,较之前相比,有了很大的变化,但仔细来分析这件事,华为方面,仍然不容盲目乐观,因为在“与安全相关”和“关键安全”等重要领域,华为仍面临不被信任的危机,且笔者认为,此次奥地利解除华为5G网络建设限令仍不排除“走形式”一说,值得深思。